赵启正:开发布会像打乒乓球 问题越尖锐越愿回答

在“十一五”结束、“十二五”开局之年,今年两会一开始就被寄予了太多期望。在当今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如何理解今年的两会?在两会这个政治舞台上,民意如何被最大限度地传达?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又是如何准备的?3日晚,本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

赵启正:像你所说,今年是“十一五”结束、“十二五”开局之年。所以这次会议,不管是贾主席的报告,还是之后的报告,回顾的不是一年,而是五年。在五年内,看我们发展的轨迹和变化。当然,这段历史已经逝去,但它不是过眼云烟,我们还是看得清说得明的,因此要加以概括总结。

此外,委员们的讨论也不是只讨论“一年”,而是“五年”。看五年的话,相对来说比微观更宏大一些,是中观。五年来的经济发展不是以元旦为节点,掀过去了就完了。经济发展是连续的,就像自来水,不是关一次闸再开的概念。

赵启正:这个就需要全局的眼光。我们不能只看沿海发达地区,还要看中部和西部。按照老话是“全国一盘棋”,现在的说法是区域经济和全国经济的统筹。

还有一点是中国已经是世界中的中国,是国际政治和经济舞台的主角之一。中国发生的事情要影响世界,世界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抑制或帮助中国。以前我们说美元会影响世界,现在是人民币和美元都在影响世界。那些与中国贸易关系密切的国家都从中受惠。澳大利亚的前总理陆克文就说,澳大利亚这几年经济的复苏靠的是中国。再比如说,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很复杂,但经济上互相依赖,谁也离不开谁。

另外,中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也举足轻重。这跟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有关。比如说我们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的重要性也在于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记者:有人认为空有“话语权”并不代表什么,因为可能你说了别人不会听,您如何看待?

赵启正:这是如何理解“话语权”这个词的问题。“话语权”这里指的是话语权力。发言权谁没有啊?谁都可以说,但是重要国家发言的时候,大家都要听。听不听得进去,那是一回事,但是得听,不能不听。因此,这个“话语权力”的“力”是力量的力。如果没有话语影响力,人家可以不听,直接到外面抽烟去了。

所以说“话语权”是话语权力的简称,而不是话语权利的简称,是Power,而不是Right。

赵启正:刚才说我们在国际上的重要性,这就要求我们的委员们对于国情以及国际形势,要有更深刻的理解和精准的判断,唯有如此,才能在这种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求得中国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委员的素质在不断提高,而整个国民的素质也在逐渐提高。我们不是单看“自己”的国民,中国公民要慢慢地成为世界公民。

赵启正:这有两个含义,一个是要了解世界,一个是直接接触世界,包括参与出国考察、访问交流等活动。但是现在中国在对外表达中国文化的时候,还不够清楚。比如我们山东那么多圣人,我们表达清楚了吗?去年我曾在尼山论坛中说过,很多外国人知道孔夫子,但不知道孔夫子说了什么。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一个美国人跟我说,这些是“哲学话”吗?他不懂啊,我只好费了很大劲解释。其实也说明我们自己学习孔夫子也学得比较浅,说来说去都是这些话。因此我多次强调,对外表达中国,一定要融会贯通,文化是一切交流的基础,如果文化上不能够沟通,有了误会,在其他方面会有更多的误会。

记者:今年您第三次作为全国政协的发言人来向世界说明中国,三年来,您在工作中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启正:政协每年的工作都有新的进展和提高,它是一个有资格向世界说明中国国情和现实的机构。我曾说过,在中国,民主制度是立体的,“政治协商”的范围很广,包括了政治以外的经济、文化和民意。

因此,我说这是一场民意集中的大讨论,我们能够了解实际情况,能够提出建议,我们也很重视每年的新闻发布会。在中国,这是一种和人民和社会的沟通方式,因为记者的问题代表的是民众,因此不管什么问题,我们都有责任回答。而对国际来说,我们是面向全世界说明一个真实的中国,并且回答他们的疑问。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们都很重视。

记者:听说您为了准备新闻发布会,每年会提前闭关“备课”,自称是备战高考,对于2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您怎么评价?

赵启正:一场新闻发布会好不好,关键是双方要有好的题目,就像打乒乓球,球打过来得好,我才能接得好。所谓“好球”,就是大众和国际所关心的一些热点话题,不要顾忌尖锐不尖锐,越尖锐的问题我越是愿意回答,因为这说明大家在这方面误会越多,解疑释惑,这是我的职责。

赵启正:昨天也有尖锐问题,比如说两会所花的钱,这个大家很关心。再比如说“网络水军”到底有没有的问题,今天还有人跟我说,他坚决不相信有“水军”,这是个存在质疑的问题。还有记者提问CPI增高的问题,其实这个记者是想抱怨CPI为什么高。

赵启正:有啊,比如这次花钱的数据我就不知道,这就很难回答。因此对我来说,作为一个新闻发言人,知识欠缺,令我恐惧。为什么备课啊?因为我恐惧,怕考不及格。

只要我知道这件事,就可以根据我的理解和经验来回答。但如果记者提问的问题,我不知道,那我怎么答?比如说ODA,昨天在场的很多人不懂。因此,我恐惧的就是知识的欠缺。

赵启正:越是称呼我什么“新闻官”,我越要谨慎。因为我是职务人,不是自然人,因此说话要站好立场。首先你是政协的发言人,再往下说是人民立场和党的立场,这就不能随着性子说话。当然如果按照我的性格,可以说得满场哈哈大笑,但这是新闻发言,不是说相声。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