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软件设计中的记忆算法

我们身份的存在不只是记忆的组合。举个例子,我们不需要记清收入或税款,以便记住我们有收入、上缴过税款。事实上,健康记忆的关键是,自动选择记住尽可能少的东西,忘掉尽可能多的东西。对思维克隆人而言,拥有与人身存在一样的“胶水”意味着它们要分享原型大多数重要的记忆-这些记忆之所以被保留,是因为它们在某种情感环境中被创造出来,或者是因为我们为记住这件事而付出的重要性努力-这也是特质选择过程的精髓:什么值得记住,应该记多久。

确保大多数东西都会被遗忘是思维软件设计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元素,而且,记忆选择算法的设置必须严格匹配生物学原型的设置。通过优先处理每个人的思维文件,并将这个人的记忆细节(如数字记录的录音、视频和图片)与这类细节的数据库进行比较,思维软件设置了自己的选择算法。例如,如果一个人的数字记录对话(属于思维文件的一部分)提到了上星期体育比赛比分的细节,但只是粗略地描述了上个月的比分,那么就可以确定一条关于比分的选择算法曲线。

如果另一个主题呈现出了更高的回忆度,那么,对于可比较情感重要性的主题(就像他们的思维文件所显示的一样),就会确定一条不同的选择算法曲线。最终,思维软件会确定一个记忆选择算法,这个算法首先根据某个与回忆度和被回忆起的细节时长(就像他们的思维文件所显示一样)相关的因素,对输入进行分类。

随后,根据时间曲线“忘记”这些输入,时间曲线可以应用于这一因素和其他相似因素。这一选择算法会积极地但又下意识地完成那些出现在我们大脑中的无意识事件,它也将记忆变为辅助存在以及高度紧密的、带有情感的或重复性的经历。记忆选择算法将严格按照心理学研究揭示的人类思维实际工作方式去进行建模。

人类会在一个小时内忘记他们之前记住的一半以上的信息,而在几天后则只会记住大约20%的信息。我们更擅长图像识别,一些人能够识别出好多天前“曾经见过”的几千张图片。

即使在人类擅长的领域,我们也会在几天内忘记10%曾经见过的图片。有这么多事情被遗忘,思维克隆人无法成为一个人思维的准确复制品,因为每一个人的思维本身每时每刻都在改变自己的“记忆目录”。重要的是,选择性遗忘的模式会比较相似-这种相似足以让一个生物学原型分辨出他的思维克隆人。

很明显,一个生物学原型以及他的思维克隆人不会准确地按照时间范围,准确地记住大多数特定事件。但是,我不认为这会让他们成为不同的人。人类在年轻时记忆事件的方式,不会与上年纪以后记忆事件的方式完全相同;或者,我们疲惫时与警惕时,或者快乐时或伤心时,记忆方式都会不同。但是,无论我们是完全清醒的还是非常困倦,我们仍然是完全相同的自己。

重要的是我们的核心记忆是不是完全相同,因为一旦这些核心记忆被记录在思维文件中,它们就会是完全相同的。同样重要的还有,我们遗忘事情的一般模式是不是具有可比性(不必完全相同)。

人们会时刻准备着调整自己遗忘事情的能力(改善记忆或学习方法的培训),旨在消除遗忘。所以,无论你的思维克隆人变得更善于记忆事情,或是更不擅长记忆事情,这些都不会影响思维克隆人与你身份同一性。人们也许会发现自己惊诧于思维克隆人能够比人类记住更多的事情。

如果是个难题,思维克隆人能够咨询网络心理学(网络心理学,科学地研究发生在软件基质中的心理功能和行为;帮助改善思维克隆人与网络人生存状态的职业),调整自己的算法,以便生物学原型和思维克隆人都能够适应克隆体的“健忘”程度。但是考虑到这种改善记忆应用的应用度之广,人们很可能会被这种可以获得更好记忆的机会吓到。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